最新消息

展示 1 至 3 個消息( 共 60 條 )頁:  1 2 3 4 5 6 7 [下一頁 >>]  

視覺藝術教育近年愈來愈受重視,除了因為藝術有美化環境、啟發思考的作用外,大專教育開辦的相關課程也有所增加,為有志於視藝方面發展的學生,提供更多出路。Elsie知道,由香港美術教育協會主辦的「香港視覺藝術教育節2019」已經展開,由現時至明年初,會有多個相關活動,其中本月十二至十八日,更在香港大會堂展覽廳舉行「香港視覺藝術教育節」視藝展,展出逾二百件來自國際及本地學生的視覺藝術作品,包括繪畫、錄像、裝置、陶藝等多元化創作。   Elsie跟香港美術教育協會會長鄺啟德及秘書黃敏婷傾過,知道今年視藝展有五個展區,分別是「香港學生集體創作展:學校桌椅大改造」、「葛量洪視覺藝術獎2018/2019作品展」、「創意學生獎勵計畫2018/2019成果展」、「國際學生作品邀請展」及「幾何與空間互動...
更多
將教育宏觀化 教育改革對補習學校帶來極大衝擊,遵理早於九年前已開始部署,作出各方面的應對措施,見招拆招,將危機化作機遇。梁賀琪察覺到各間大學的收生標準出現微調,不再只看重四個主科,對選修科目的重視程度增加,遵理「打造自己的主科」為推廣策略,事實證明走對了路。「租金昂貴,一定要發揮最大效益,因應環境變陣,我喜歡接觸不同界別的人,在溝通的過程中,往往為我帶來很多靈感。」 梁賀琪有一次與衍生行的老闆娘彭太傾談,對方想將產品放在遵理的網店出售。原來她想到這樣一條「絕世好橋」,學生父母購買個人護理用品,讓學生上課順道取貨。由於貨品太重,學生必須先回家放下,才能出街,正好擊中父母心理。除了網店,遵理還有自己的廣告公司,近期較多與大企業合作,協助品牌活化或年輕化。...
更多
寓工作於娛樂 連老師在內,遵理集團現有約1,000名員工,管理這龐大團隊,令梁賀琪忙得不可開交。她通常於接近7時或8時起床, 一邊吃早餐,一邊處理文件以及回覆電郵;她同時是一些非牟利機構的委員會成員,所以要一併處理這些事務,然後吃過午飯才返公司。下午1、2時回到公司,她開始處理補習班事宜,包括編班、推廣策略,然後巡分校,與前線同事溝通,之後補習老師就會來找她傾談。她像醫生應診般,門外排著長長的人龍。 大約4時,她會去觀察上課情況,同時了解收生情況、分析數據等。5時開大會,不同部門、不同子品牌的同事進行匯報,她給與意見。晚上6、7時便出席各式活動,打招呼及拍照,有空便坐下來吃,通常一晚走兩、三場,有時還要上台演講。大約10時,當大部分補習班都放學,梁賀琪與老師一起吃飯...
更多